关注微信公众号


首页 政策法规 新闻动态 非遗项目 传承人 场馆基地 非遗活动 研究成果 他山之石 市(县)区专栏 非遗地图 非遗馆 扫黑除恶
  苏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信息网研究成果  
传统工艺美术生存现状堪忧
作者:王晶晶   文章来源:中国青年报   点击数:1554   添加时间:2010-12-15  
据调查显示99.2%的人喜欢民间传统手工艺品;但我国52.5%的传统工美品种陷入濒危状态甚至停产。 

  只需要一盏煤气喷灯,一把镊子,65岁的邢兰香就能把半透明的五彩玻璃条拉、抻、点、压、印、溜,转瞬变换成一朵花瓣、一块水果糖,甚至是一只回首仰望的小兔子。“料器特别神奇,一把镊子就能捏出各种形状,而且永远不褪色。但创造传奇的背后,却需要很多时间。”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北京料器第六代传承人邢兰香说。

  在这个冬日的下午,位于北京东南的京城百工坊鲜有顾客上门。这座远离闹市的建筑曾是北京料器厂的一部分。自1965年起,邢兰香在这里度过了27年。她从一名学徒,变成厂里唯一还在做料器的人。

  料器做的盆景曾是一些老北京人陪嫁的必备品,如今,它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邢兰香的儿子是她仅有的徒弟,但儿子底下就没人学了。关于未来,她没有多提,“很多人都不知道什么是料器,做的人太少了。”

  邢兰香17岁进厂做学徒,在上世纪60年代,北京料器厂的产品主要用于出口创汇,厂里最多时有800多人。不过,辉煌了20多年的北京料器厂于1992年停产,邢兰香退休,很多老厂的员工就此转行。北京料器的手艺几乎失传。

  “你看,这花瓣,都是我一个一个亲手绑上去的。”她指着桌上一盆梅花料器盆景说,“这都是好几十年前做的了,现在我可做不了了。”如今,这盆凝结着几代人技艺的梅花被“处理”了,只要30元。

  北京料器的命运只是我国传统工艺美术的一个缩影。2009年中国工艺美术协会的调查显示,我国764个传统工艺美术品种中,52.49%的品种因后继乏人等原因而陷入濒危状态,有的甚至停产。

  日前,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民意中国网和搜狐新闻中心,对2840人进行的调查显示,99.2%的人喜欢民间传统手工艺品,73.1%的人认为,传统手工艺品是中华民族的智慧结晶。不过,仅19.0%的人经常购买传统手工艺品,58.0%的人表示传统手工艺品已经越来越少见。

  为何传统手工业濒临消亡

  “社会给公众提供的关于传统工艺美术的资讯太少。”中国艺术研究院工艺美术研究所常务副所长邱春林说,“虽然大家认识到它是民族瑰宝,但这只是一个历史上的概念。它究竟有哪些内涵,为什么说它是结晶?这些深层次的东西大家说不清、道不明。”

  调查中,76.3%的人认为,传统手工业濒临消亡的首要原因,是社会的关注程度低,对其重要性的认识不够;68.9%的人认为将原因归结为“手工业从业人员自身缺乏市场意识”;50.5%的人觉得原因是“缺少相应的政策和资金”;20.6%的人选择的是“传统手工艺已经不符合时代需求,没有吸引力了”。

  北京宫毯77岁的传承人康玉生曾告诉记者,如今由两个人花半年时间织的一幅宫毯,在市场也只能卖到2万元。他曾经带过28个徒弟,他们大部分都转行了。唯一一名掌握基本工序的徒弟王国英,也已年过四十。“现在年轻人都不喜欢这门工艺,小板凳上坐一天,一块宫毯织一年,又苦又累,而且收入低,谁也吃不了这苦。”

  土家族织锦的代表性传承人叶水云也曾对记者说,当年和她学习土家族织锦的女孩子很多,但因为结婚和外出打工,许多人放弃了这项传统工艺。而漳州布袋木偶的传承人徐竹初,如今甚至要自己掏钱留住徒弟。“年轻人没耐性,有的学了一年多,就去做别的,或者拿着一点小手艺就去赚钱了。”

  与这些相比,邱春林更担心的是工艺美术的管理归口问题。“对工艺美术归口管理一直没有弄清楚,一会儿归文化部管,一会儿归轻工部管。过去,工艺美术归发改委产业司中小企业管理,现在归口工业信息部,它和重工业、轻工业或者信息产业的量相比,都可以忽略不计了,所以一直被忽略。很多从业人员无所适从,找不到娘家,一些问题解决不了。”

  传统手工艺不能永远沉睡在博物馆里

  本次调查显示,78.8%的人认为,发展传统手工业,首先要提高公众对手工艺品的认知程度;65.9%的人认为政府应加大资金扶持,出台相应的保护政策;近半数人建议中小学开设相关课程。

  2007年,文化部公布了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至今,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传承人已有1488位,他们每年将享受8000元的经费补助。“非遗法”草案也正在审议过程中。

  在邢兰香的印象中,这几年,人们对老手艺的热情逐渐恢复。曾有个小伙子让她在料器做的骨头上刻两个心,寓意“刻骨铭心”;北京奥运会时,有人做了半个“垒球”送给一名美国运动员;还有怀旧的人,专门到京城百工坊找老式的料器摆件。

  尽管如此,在邢兰香看来,就目前的扶持力度,北京料器仅能维持现状,谈不上发展。“这东西不是一下子就能传承的,太麻烦。学,要有条件,有料,还要有煤气,还得有地方。你得天天练,成本太高,还得有人愿意投资。”上海世博会期间,曾有企业找她定做一批数量上万的“海宝”订单,但因没有料、没有人,让别人做她又不放心,最终只做了个样品,如今还摆在店里。

  调查中,超过八成的人认为,传统手工艺要通过生产、流通、销售等方式,产生经济效益,而不是永远沉睡在博物馆里。但曾有人对此表示担心:流水线生产的传统手工艺品会不会变味?

  “成熟的产业应该是呈阶梯状的。最高层是纯手工的,量小的、纯天然的、大师级的经典作品,走的是艺术品的路线;第二层次是手工与机器生产相结合;第三层才是大机器生产、机械复制。第一层次可以给第二、第三层次树立记忆上的标杆,提供趣味上的多样性和灵感。”邱春林说,“不是谁取代谁的问题。”(

文章录入:张岚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市民信箱 | 网站地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