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公众号


首页 政策法规 新闻动态 非遗项目 传承人 场馆基地 非遗活动 研究成果 他山之石 市(县)区专栏 非遗地图 非遗馆 扫黑除恶
  苏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信息网研究成果  
传统技艺传承如何吸引高学历人群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   点击数:1250   添加时间:2010-06-24  
大师收徒强调学历标准

  近日,北京市大栅栏商业街举行了一场特殊的收徒仪式,雕漆大师文乾刚、牙雕大师柴慈继以及从事宫廷绣花鞋制作的王冠琴,分别招收到了自己满意的徒弟。师傅们承诺将手把手带徒3年,以期传统技艺后继有人。

  能够最终得到师傅赏识,当众拜师、入门学艺并不容易,因为这次招徒,老师傅们都开出了比较严格的入门条件,尤其是学历。象牙雕刻明确要求报名者需有大专以上学历,有相关艺术课程学习经历及实际操作基础。雕漆更要求报名者具大学本科学历,且须为艺术类毕业生或具有良好的美术基础。这与过去手艺人只要求学徒踏实、聪明、听话的情况有很大的不同。目前,公开向社会招募徒弟已成为传统技艺寻找传人的重要方式,目标主要锁定为大专院校的学生。

  不过,文乾刚早已全然接受这种变化。牙雕、雕漆同属“燕京八绝”,也是目前北京最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既需要高超纯熟的技艺,更需要对传统文化的领会、积累,合适的人才十分难得。已师从他学艺两年的女徒弟宋本蓉是我国招收的第一个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业博士生。文乾刚对这位徒弟寄予了厚望,他说:“漆器讲究的是品位。她有一定理论水平,悟性也高,我有责任把我的全部技艺都传授给她。”对于这次收徒,他表示:“我希望我的徒弟在两三年后能成为雕漆业的骨干。”

  柴慈继也喜见高徒入门。他感叹道:“现在的孩子起点比我们当年做学徒时高出很多,许多有相当好的美术基础。如果真有志于牙雕事业,相信上手会很快,咱这一行就不愁继承了。”

  转型提升需要高端人才

  文乾刚从自身所在行业变迁中总结出传统技艺要走精品化、艺术化的思路,这也是他要招收高学历学徒的原因。他工作过的北京雕漆厂曾经红火一时,如今却已名存实亡。10年前,工厂被迫改制停产。文乾刚是极少数坚守下来的人,工厂没了,他和两位同行“下海”成立了一个工作室,创作了一批高难度、大体量的精品。2002年到2005年,他连续4年获得了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展的金奖。2006年,雕漆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次年,文乾刚被定为该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过去的50年里,如果我们这个行业充满了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肯定不是今天这个样子。”文乾刚说,工艺美术行业长期建立在廉价的劳动力基础上,成本低、价格便宜、艺术含量较低,做的东西大多粗糙、简单,无论出口、内销都定位在旅游纪念品和简单装饰的水准,精品不多。他认为,一方面由资深的技艺大师把关,传授功力,另一方面吸引高学历高素质人才,将新的艺术思维、创作理念和独特个性带入进来,生出老技艺新的骨血,使其处于发展之中而不是简单的模仿再现,才是传承的最佳方式。

  文乾刚的工作室眼下采取的是双管齐下:一面大批次生产价格便宜、成本低的旅游工艺品;一面则精心创作纯手工的、具有唯一性和高文化附加值的艺术品,“‘手工+绝活+创意’,这才是传统手工技艺在适应现代化发展中的机会。”

  北京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宫廷绣花鞋制作技艺”的代表性传承人王冠琴也抱有相似的观点。自2006年至今,她带过十几个学生,但是“设计能力、刺绣技术、色彩功底都好的人没有”。除了技术上不过关,王冠琴还愁学生缺少传统文化的滋养。“不是会做绣花鞋就能成为传承人,非遗传承的精粹在于传承文化。这需要对鞋履文化、中国历史和文学、各民族历代服饰等有非常深入的研究。”

  部分传统技艺遭冷遇

  当前传统工艺美术传承面临的另一个困难是,它包含的门类太广,像雕漆、牙雕、绣花鞋制作,以及仿古瓷、宫廷制帽、戏曲鼓曲等技艺,都是人们喜闻乐见、市场需求稳定的行业,不但收入有保证,本身也具有相当的艺术趣味,拥有高学历和专业基础的高素质人才比较愿意从师学习这些项目,而部分传统技艺被“苦、累、脏、穷”的工作状况绊住了收徒之路。

  扬州何家祖传面塑技艺,“扬派面塑”自成一体,却即将后继无人。“很难有人真正愿意学习面塑,因为这最少需花费五六年时间,因为学徒找不到,这门手艺面临失传。”面塑制作大师何传俊的女儿何燕兰说,“面塑是个苦、累、脏的活儿,掺在面粉里的颜料、防腐剂、蜡、甘油等对皮肤也有伤害。现今很多民间艺术濒临灭绝,‘扬派面塑’就是其中之一。”此外,何燕兰还认为,经济效益不高也是面塑没有得到好的传承的一个重要原因。据她介绍,一般的面塑作品,简单的动物造型只能卖到几块钱,而那些复杂的、手工艺人要花三五天甚至更长时间完成的作品,售价也并不高。

  同在扬州的车旋师傅李林技艺精湛,家里世代制作刀柄、擀面杖、算盘珠等生活物件,一块1米粗2米长的枣木料,一天工夫就能做成一只精细的花瓶。为了找到传人,他废除了“传内不传外”的纳徒门槛。其间,曾有个南京大学的学生趁暑假慕名而来,可学了没两天,便打了退堂鼓,称这门手艺实在太苦、太脏、太累。

  安徽芜湖传统工艺美术铁画的传人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储金霞。她年轻时尽管非常不喜欢这种又脏又累连男人都不愿意干的活,但还是没有办法拒绝父亲将这门奇技传下去的要求,毅然拿起了铁锤、铁剪。上世纪50年代末,为庆祝人民大会堂落成,父女历经两年打造的重达800斤的铁画屏风《迎客松》被地方选送,在人民大会堂安徽厅陈列不到一个月,就因为它宏大的气魄、精湛的工艺、独特的艺术魅力被周恩来总理特命陈列在人民大会堂贵宾接待厅,作为友好往来的象征迎接着海内外宾客。今天储金霞右手手心全是老茧,都是被锤子磨的。

  这些传统工艺美术技艺,同样需要高学历高素质人才的新鲜血液,但该去何处寻取呢?

文章录入:张岚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市民信箱 | 网站地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