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公众号


首页 政策法规 新闻动态 非遗项目 传承人 场馆基地 非遗活动 研究成果 他山之石 市(县)区专栏 非遗地图 非遗馆
  苏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信息网研究成果  
民俗博物馆与非遗传承人
作者:吴正光   文章来源:中国文物报   点击数:1884   添加时间:2012-02-01  
前不久,贵州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成立大会暨贵州省民族民间文化优秀传承人表彰大会,在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首府凯里市召开,在会上,我不期而遇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反排木鼓舞”传承人万正文、唐汪报。我与万正文认识,是在1980年省文化局、省民委联合举办的全省“六月六”歌节文艺会演大会上。当时我在省文化局社会文化处工作,参与组织全省“六月六”歌节文艺会演活动。万正文演唱的苗歌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至今我还保留有他的演唱录音。

    1983年,我被安排在新成立的文物处工作,在抓文物保护的同时,也抓与文物有关的民族风情。例如,在保护侗寨鼓楼的同时,深入调查、收集一些以“侗寨鼓楼”为活动场所的“侗族大歌”等民俗文化活动资料。1985年在北京民族文化宫举办侗族文化展览,取的名字是贵州侗族建筑及风情展览。为充分展示侗族建筑的文化内涵,组织了30多位侗族青年在展厅内外表演侗族拦路歌、琵琶歌、大歌、“耶歌”以及“行歌坐月”、纺纱织布等活动,使中外观众感到展厅犹如“侗寨”。

    有了这次办展经验,1988年,为建立贵州民族节日文化博物馆、酒文化博物馆、蜡染文化博物馆等专题民俗博物馆做准备而在西安、北京、天津、济南、青岛、淄博、许昌、南京、苏州、无锡、杭州、广州、深圳等地举办贵州民族节日文化展览、贵州酒文化展览、贵州蜡染文化展览,都精心组织民间艺人随展作民俗文化活动表演。万正文和唐汪报,作为贵州民族节日文化展览的歌舞表演人员,从古都西安、首都北京直至开放前沿深圳,一路走来,引人瞩目,堪称“明星”。

    1989年,贵州省文化厅文物处应邀组团赴美参加“四国艺术节”,举办贵州民族节日文化展览和随展进行民族节日歌舞表演。我时任文物处处长,忝居团长之职,对万正文、唐汪报有了更为亲密的接触。主要歌舞节目有“反排木鼓舞”“苗族踩桥舞”“技巧芦笙舞”“松桃花鼓舞”“莽筒芦笙铜鼓舞”,及苗岭山区、乌蒙山区、武陵山区等各地苗族民歌。万正文,年纪较大,人们都称他为“老万”,他既能唱歌又能跳舞。歌,主要唱的是“苗族飞歌”“反排情歌”;舞,主要跳的是“反排木鼓舞”“苗族踩桥舞”。此外,还擅长吹木叶、吹芦笙。出国前夕,好不激动,兴冲冲前来问我:“巴娄(按:苗语伯伯),听说美国在地球下头,是吗?”

    1989年6月28日飞赴香港,身着节日服装的节日文化表演人员在机上分外耀眼,应邀为乘客表演节目,气氛热烈。由于机上不能跳舞,万正文、唐汪报只得演唱苗族情歌。中午12点半,登上美国西北航空公司波音747飞机,飞越太平洋。“空姐”推着小车给乘客送饮料,小声询问:“梯?咖啡?”老万看着对方,默不作声。见状,我告诉老万:“她问你是要喝茶,还是咖啡。”老万反问:“巴娄,她讲的是哪样话?”“美国话。”之后,老万反复念叨:“梯?咖啡?梯?咖啡?”似乎颇有心得。

    凌晨1点半,当地时间为28日上午9点半,抵达华盛顿州首府西雅图市。出了机场,少了老万。稍候片刻,机场人员把老万带了过来。问他“为什么要离开队伍”,他说“难得来一回,看稀奇去了。”怎么回来的?“我给他看工作证。”原来,在国内表演时,我们给每位表演人员办理了临时工作证。西雅图机场工作人员中有人会讲中国话。将老万交给我们的那位工作人员是菲律宾华人。中午12点,乘车前往斯波坎市,一路上众姑娘都东倒西歪睡着了。老万没睡,凝视窗外,若有所思。下午5点,抵达斯波坎市。艺术节总裁尚·黑根斯、艺术节中国项目负责人唐·汉米尔顿前来看望,晚餐吃“肯德鸡”。众人都说“很好吃”,老万说:“要是有酒,更好吃!”

    次日凌晨4点,天就亮了,与老万住一个房间的祝兴智前来敲门,喊我过去吃早饭。我们下榻的宾馆,每个房间都可以做饭。据祝兴智说,老万不爱做饭,爱接电话,电话一响,抢先接听,开口即问:“梯?咖啡?”上午9点,记者来访。有记者问唐汪报:“您觉得美国什么好?”答:“昨天晚上吃的肯德鸡好。”又有记者问老万:“您到美国来,最想看什么?”答:“想看美国人民是怎样做活路的。”

    6月30日,出席记者见面会。有记者问:“中国苗族青年,人人都会唱歌跳舞?”答:“苗族孩子能讲话就能唱歌,能走路就能跳舞。”一位女记者问:“能看到他们的歌舞表演吗?”答:“是的,您将在艺术节期间看到他们的精彩表演。”“哪个节目最具冲击力?”“可能是反排木鼓舞。”“谁跳的?”“万正文、唐汪报等。”我特意将身着苗族服装的万正文、唐汪报介绍给她,任她拍照。

    7月4日上午,“四国艺术节”开幕,我们的表演队于中午1至2点演出,十分成功。下午6至7点,又演一场。演出之前,让老万先敲一阵“反排木鼓舞”的鼓点:“打冬冬,的的打的,冬打冬……”反复敲打,动作由慢到快,声音由小到大,打得观众心跳加速。老万很会表演,博得阵阵掌声。次日晚上,全体人员赴尚·黑根斯在一家百年老屋举办的宴会。按照美国法律,未成年人不准喝酒,因此,服务生倒酒之前,要先问年龄,而且只让喝啤酒,不让喝白酒。服务生走后,唐·汉米尔顿将门插上,倒白酒同老万喝。喝的是茅台酒和威士忌。老万与他都喝多了,据说他在室外草地上睡了一夜。而老万回到宾馆后,横躺在床,头朝下,脚朝上,不断蹬踏墙壁,唱了一夜情歌。

    7月11日下午和晚上,与“银靴钉舞蹈团”联欢。他们教我们跳美国舞蹈,很快就学会了。老万教他们跳“反排木鼓舞”,都认为很难学。不过,跳得难看,也蛮有趣。翌日晚上,全体人员到苗族住地联欢。老万和唐汪报为美国苗族同胞演唱《苗族情歌》二重唱:“我愿变朵花,任哥(妹)来采它;阿哥(阿妹)情意在,终将成一家。”一般情歌,男女对唱,有来有往。但是,反排苗族情歌,把男女两个声部的不同曲调重叠演唱,各唱各的词。音乐上,不仅旋律不同,调子也不一样,有独特的艺术效果,委实悦耳、动人。

    从7月4日到17日,演出了20多场,场场观众爆满。有位来自芝加哥的汽车制造工人,一连看了10多场,合影时我们安排他站在中间。照相过后,那位在记者会上见过面的女记者问我:“你们的表演人员是不是都经过专业培训?”当告知是为在国内巡回举办“贵州民族节日文化展览”临时从农村抽来时,惊叹不已。为弄清苗族青年能歌善舞的奥秘,兴致勃勃采访了一个多钟头。我特地把老万这个活宝拉到身边接受采访。当她明白苗族的社会结构、村寨布局、生产特点及传统的恋爱、婚姻习俗之后,在报上写了一篇热情介绍苗族文化的文章,题目是:《中国苗族青年,是在跳跳唱唱中长大的》。

……

    老万,是个给人带来快乐的人,尽管有时让人头疼。唐汪报,丹凤眼,不爱讲话,就是爱笑。从美国回来不久,贵州省民族节日文化博物馆在名胜古迹“飞云崖”建成,但“民族节日歌舞表演队”解散了,我与老万、唐汪报的往来稀疏了。回想20多年前,在美国举办“贵州民族节日文化展览”和随展举行节日歌舞表演,给人留下美妙的印象,堪称苗族文化的使者。如今,他俩从民族文化展览工作者,成长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让我由衷感到欣慰。我由此进而想到,保护民族文化遗产、建立民俗博物馆,应该而且可以同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相结合,使其互相促进,相得益彰。

文章录入:张岚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市民信箱 | 网站地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