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公众号


首页 政策法规 新闻动态 非遗项目 传承人 场馆基地 非遗活动 研究成果 他山之石 市(县)区专栏 非遗地图 非遗馆
  苏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信息网姑苏区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方式探索
作者:苏州市金阊区文化馆 方建庆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496   添加时间:2009-09-29  

 

历史

苏派盆景曾与苏州园林和苏绣同列为最具苏州特色的三大艺术而享誉海内外。苏派盆景主要形成于唐宋而盛于明清两代,这与苏州当时所处的特殊历史地位有关。苏州曾作为长江下游管辖常州府、嘉兴府、松江府在内的一个政治、文化、经济的府首重镇,再有得天独厚的优越自然条件、不仅农业旱涝保收、物产丰富,而且手工业发达,水网交通便捷,而人居天堂的美名,更成了吸纳各方才俊的磁场引力,此时的苏州可谓是商贾云集,文人荟萃,百业繁荣,已是一个具有影响力的大都市,尤其随着明代吴门画派的崛起和众多文人雅士的集聚,使苏州的文人文化达到了一个相当高度,这无疑为苏派盆景的历史性发展奠定了经济与人文基础。

人作为动物的自然属性,他有着对大自然本能的依赖性,但人类为了政治军事的需要又去构筑城池,在保安居乐业的同时又疏远了人与大自然的亲近感。一垛城墙虽能阻挡人的视线,但无法阻断人与自然的依存关系,更不能阻隔文人的浪漫想象空间,盆景便是文人想象自然缩景的最佳艺术诠释,它与苏州园林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苏派盆景的成熟与发展又得益于明清两代的造园运动。苏州历史上私家园林最多时有170余处,确有故宫闲地少的密度。而盆景作为园林中的主要陈设和文人雅士案头的时尚清贡品,可想当时社会对盆景的需求量和盆景产业化的规模状态。在清乾隆年间有苏州画家徐杨绘制的故苏繁华图中于山塘街西段就有盆景培育场的画面场景。

古典苏派盆景的形成同样离不开宋明时期我国在苗木栽培技术上的成熟和蟠扎技艺的运用,因而才有了实生苗蟠扎成六台三托一顶的古典苏派艺术形式。而那时的素材品种仅局限于黄杨、松柏和三角枫几种。目前在苏州虎丘万景山庄进门两侧的一对三角枫盆景,便是古典传统苏派的遗物。而现代苏派大约始于晚清至民国及建国后改革开放前之间。古典苏派与现代苏派的本质区别在于素材已有实生苗过渡到山采素材为主的阶段。山采素材的最大优点是树态自然多变,意境丰富,创作可塑性强。

说起现代苏派盆景,不能不提周瘦鹃与朱子安两位大师的历史性贡献。原古典苏派与杨派,川派一样,基本都以实生苗为主要创作素材,蟠扎修剪成程式化的表现形式,虽然讲究技法,但作品画意不足匠气重,形式呆板缺乏想象力和观赏性。是周瘦鹃将丰富的文人气息融入到了盆景创意中来,并大量利用山采树桩作为盆景创作素材。继而朱子安更是炉火纯青地将其发挥到了极致,从而成就了现代苏派盆景清新自然,诗情画意,超凡脱俗的黄金时代。并给后人留下了如《饮马图》、《雀梅王》、《秦汉遗韵》等一批传世佳作,不仅为苏州争得了不少荣誉,一时还成为国内专业人员和爱好者前来观摩培训,学习取经的盆艺“圣地”,同时也极大地推动了苏州民间盆景事业的蓬勃发展。直到今天每当有人提及往事,仍会令人为之动容和津津乐道。但历史的辉煌既是荣耀,更是一种责任。当我们在充分享受前人所创造的成果时,是否更应为其传承与发展做点什么呢?

现状

苏州作为一座千年历史文化名城,又是苏派盆景的发祥地,理应为中国盆景的发展,承担更多的义务和发挥更重要的作用。但目前苏派盆景在国内的现状情形又如何呢?从理性的角度来看,确实有点差强人意,也许透过以下几个现象能够把脉到苏州盆景的一些隐忧。

1.苏派盆景遭遇边缘化。一个曾具影响力的流派,目前竟没有一位在世的盆景艺术大师,也没有一位全国性的评委。这种被冷落边缘化的境地,与苏派盆景应有的历史地位和苏州经济发展的盛名是极不相称的,更不要高谈发挥作用,就连最基本的话语权都轮不上。这不能不说是苏州盆景的尴尬。作为苏州盆景人你有再多的郁闷和伤感都无济于事,现实就无情地摆在那儿,难道中国盆景界有意为难苏州吗?那更是摆不上桌面的事,能打败自己的往往就是自己本身。不妨我们换一个理性的角度来看问题,就会少一些抱怨,多作一点反思:少一点推诿,多承担一些责任;少强调一些客观,多找一点主观因素;少想一些个人得失,多立一点大局观念,这或许更有利于看清和解决目前苏州盆景所存在的诸多问题。

2.盆景技艺的发展不平衡。苏州园林三大专业盆景园作为苏派盆景的当家主角,曾在计划经济体制的区位优势下,创造过一个辉煌时代。但随着市场经济的改革深化,原有的优势已变为劣势,再加上工作岗位统派制的先天不足和岗位培训提高环节的缺失,在干多干少一个样的环境里,普遍缺乏竞争意识和危机感,谁还愿意承担不必要的风险责任,宁可天天重复着拔拔草,修修枝,浇浇水的简单劳动,也不愿意在技艺提高上多下功夫,因此一个时期来国营盆景园已很少能推出具有自主创作产权的盆景精品了,尤其在近几届的全国盆景展评中,苏州的获奖作品几乎都出自于民间艺人之手,这种尴尬局面难道不值得相关部门重视和思考吗?

而苏州民间盆景创作者群体,由于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必须直面生存挑战,最大限度地寻找自我发展的有利空间,因而在技艺的提升和作品创新上均占得先机,从而成就了沈柏平,李为民等一批新生代的盆景杰出人才。同时在苏州一批中小规模型的私营盆景园也随之应运而生,但他们同样也存在资金不足,场地限制,抗风险能力差等不利因素的困扰,还有技艺上自我封闭和保守等弱点,再有后继接班乏人,往往只是一夫之勇,一代人的辉煌。

近年随着苏州经济的高速发展,其中一批企业盆景收藏家的加盟,也为苏州盆景注入了新鲜血液和活力,由于他们具有雄厚的财力作支撑,因而起点高、规模大、后劲足,但也普遍存在魄力有余,眼力不足的缺陷,其结果往往不仅是死亡损耗率高,而且改作创新能力差。

3.观念陈旧。时代在进步,观念在更新,人的审美情趣和需求也在随之发生变化,如果我们的思维方式仍停留在原地,墨守陈规的话,势必导致理念与行为方式的偏差。笔者想借此机会与道友们一起探讨几个理念问题。当然,学术性问题允许发表不同意见,但必须倡导对事不对人和尊重人格的良好学风。

盆景贵族化。这是市场经济社会的正常现象和必然趋势,艺术品既然也是商品,那利用价值规律进入流通领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今后的盆景精品将会越来越被上少数经济实力派所拥有。这既不会影响盆景发展的正常轨迹,相反还能极大地刺激和推动盆景产业的有氧发展,殊不知盆景是一门投入大、周期长、获利慢的行业,如果没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和相应的效益回报,那盆景事业还会有好前景吗?有钱人玩精品,中产阶层玩中档作品,普通工薪族玩“大路货”,这才是各就所需的基本社会形态,就如房产、汽车、珠宝不都是这一规律吗?无需心理失落不平衡,关键还是心态问题。

造型崇日化。随着全球一体化时代的到来,国际交流的日益频繁,各种艺术表现形式的相互影响和借鉴已不可避免。既然盆景可以从中国流传日本,那现代日本的先进理念和科学养护方法以及先进的制作技法和生产工具同样可以资源共享为我所用。艺术无国界,只是看你吸取精华,还是盲从跟风。作为一个自信成熟的民族,是不会排斥学习先进的,更不应一面在学习,却另一面又在损人。什么日本盆景都是没有意境的三角形,但事实果真如此吗?对于丝雕技艺同样要有一个客观态度,毕竟自然形态的良材有限,根本无法满足日益增长的素材需求,如能通过成熟的人工技法,对一些美中不足的原始素材进行有限的改造,使之更趋完美,这种高利用素材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技法趋简化。这正是现代盆景的进步之处,单纯追求技法只会加重工艺性,少了艺术性。现代盆景表面看来似乎技法在退化,但对作品的整体艺术效果,以及层次空间感和意境想象的把握上难度更大,对于作者的综合素质要求也更高,这就是花匠与艺术家的本质区别。目前活跃在苏州盆景界的沈柏平,史佩元的作品之所以有新意,这与他们具有扎实的美学基础和长期注重艺术修养的积累是分不开的。不妨再举岭南截杆蓄枝与杨派一寸三弯技法来比较,后者似乎更难,但只要经过一定的培训后都能上手操作,而前者剪技法看似容易,但如何下剪确是一门只能意会的大学问。

4.组织涣散,

从业人员素质有待提高。尽管目前苏州注册的盆景协会就有四个,但总体缺乏有效的统筹协调机制来掌控大局,基本处在群雄割据各自为政的无序状态,更缺少一致对外的协作精神和相互支持的良好风气。不仅各组织之间难以达成共识,形成合力,就是各组织内部也是内耗不断矛盾突出。虽然苏州人历来聪明灵气,但时常也会将聪明用错地方。由于民间组织人员复杂,素质参差不齐,文化程度普遍较低,缺少一定的翰墨修养,尽管操作技能还可以,但要上升到理论再来指导实践就勉为其难了。同行之间也缺少应有的信任感和宽容度。于是猜疑妒忌,诋毁他人的劣习在一定程度上也会影响到苏州盆景的整体形象。

5.市场产业化活力不足。不仅喊了多年要建盆景村的设想仍在天上飞,就西郊木渎藏书也算有两个盆景市场,但由于起步晚,规模小,场地分散,生意淡,一时难成气候。再看南部广东佛山的陈村,现已成为我国目前规模最大的盆景集散地,作品不仅来自国内四面八方,而且包容日韩台。北有西安唐苑盆景产业基地,其上升势头同样不可等闲视之。周边还有常州辛长宝,王永康的盆景产业园,同样运作的有声有色。由于市场的催化推动作用。这些兄弟城市的盆景事业都得到了长足发展。与之相比苏州在市场产业化这一起跑线上同样又输了一个身位。

未来

1.转变观念,明确发展方向。目前苏派盆景确实存在不少问题,但切不可因病讳医。首先要认清形势,在充分意识到民间与专业,苏州与全国,中国与国际的差距,同时也要客观地看待自身的优势和发展前景,既不可自大,也不要自卑,发现问题是为了寻找解决问题的良策,而探讨理念是为了寻求共识,集思广益方可少走弯路。从目前国际盆景的发展潮流来看,已进入了一个后流派时代。因各流派之间的相互渗透和融合,已使原先个性鲜明的流派表现风格日趋同化,随之流派概念也将越来越淡化,而地域性的品种优势和文化内涵的彰显将会更加突出,而盆景艺术语言也更崇尚自然多元化。

2.理顺组织关系,优化组织结构。不要一说到理顺组织关系,就误认为是在收编其它组织,因各组织原就有自己的定位和活动群体范围,只要和谐相处,相互依存并不矛盾,但各组织间的功能职责要明确,尤其要强化主导协调机制的权威性。作为园林的盆景协会,实际承担着行业协会的职能,其成员构成和运作机能的健全与否,一定程度上会影响苏州盆景的发展导向。因此在成员构成上既要考虑代表性更要注重精干型,具体做法可采取变通的双重会员身份,尽可能地将各路精英人才汇集旗下,并根据各自专长分设专家,理论研究,公关策划等若干组,充分调动利用现成的社会资源来为苏州盆景的发展出谋划策。同时针对苏州已长期空缺盆景艺术大师和全国评委的现状,必须摒弃本位主义和体制界限,树立大苏州的全局观念,不论专业还是民间,只要技艺精,能力强,素质高的拔尖人才,就要不失时机地为其创造各种条件,提供一切机会,并据理力争地推荐出去,一位大师就如一面旗帜的作用。如今的苏州人也应改一改以往温文尔雅有余,闯劲不足的弱点,该争取的也不要过分谦虚,更不能自设门槛,既浪费人才又失公道。

3.营造良好氛围,培养优秀人才。未来盆景的竞争说到底同样还是人才的竞争,而人才需要发现和培养,发现需有智慧的眼光,而培养要有环境平台,因此营造一个宽松良好的艺术创作氛围很重要。尤其对园林专业盆景工作者来说,既要多为他们搭建观摩学习,交流研讨的平台,又要多卸思想包袱,毕竟盆景是有生命的特殊艺术品,同样有其生老病死的基本自然规律,如果过分强调价值责任,那在此重压下谁还有改作创新的积极性,这不利于出人才,出作品。当然责任性要提倡,但更要讲究科学性和人性化的管理方法,这才有利于人才的成长。未来苏派盆景的发展,不仅需要高精人才,更需要梯队型的人才群。为此我们必须未雨绸缪,眼下就可充分利用我市旅游财经学院和农业技术学院这两所高校中的园艺盆景专业的现成教育资源,同时结合名师带徒和社会开办技能培训等方法,全方位来发现培养未来盆景事业的接班人,并建立苏派盆景自己的人才库和高地。

4.整合优势,大力发展盆景产业。目前苏州盆景已形成园林、民间和企业家收藏这三大板块。其中,又分展示观赏型,精品收藏型,盆景经营型和观赏兼经营这四型。可谓实力三足鼎立,四型各有特色。其实现在苏州盆景,无论总量还是质量都已跃上一个新台阶,与兄弟城市相比也毫不逊色。这就好比一个拳手虽有实力,但一到关键时刻,往往组合拳就上不去。如何将实力转化为优势能量,这才是值得我们所要思考的实质性问题。如果只在一旁说空话,发牢骚,看笑话,那谁都会,但这对苏州盆景百害无益。现在苏州盆景最需要的是关爱,有道是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有谋的献策,这才是苏州人应有的气度和素质,而发展盆景大产业是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庞大系统工程。这既要远见卓识的超前意识和苏州盆景发展的良好态势作基调,方能拿出成熟科学能操作的可行性报告来,一可通过媒体舆论造势,二要形成人代表、政协委员的议案提交两会,从而引起政府的高度关注和重视。因一个负责任的政府不可能无缘无故地一拍脑门就来支持开发一个产业,它毕竟要涉及到规划、土地、资金、政策和风险评估等一系复杂的综合程序,除非你要给出一个具有说服力的理由。那发展苏州盆景大产业的依据和前景又在哪里呢?一有苏派盆景辉煌历史的基础;二有苏州经济快速发展的助推力;三是盆景作为生态环保产业非常符合未来城市发展的理念;四有盆景作为艺术景观又能与苏州大旅游格局联姻组合;五是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对盆景需求市场的空间也在不断增大;六可满足广大市民对绿化艺术品的享受需求。但苏州原有的一批个体盆景园,却随着近年苏州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大量土地被征开发后,导致他们原先赖以生存的盆景基地也正在迅速消失。如果没有政府的干预和统筹调控的话,那苏州盆景的产业化之路将会更加举步维难。

目前,首先应该抓住市政府正在致力于苏派盆景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申报名录工作的有利契机,呼吁政府能尽快将苏派盆景博物馆。以及盆景村和大型盆景产业基地三位一体来统盘立项规划。而规划理想位置应考虑放在苏州西部近郊的丘陵山地,因那里已有现成的盆景市场基础,又有丰富的风景名胜旅游资源,同时紧靠中心城区,交通便捷,再加上盆景艺术景观性强的特点,很自然地能与周边环境融为一体相得益彰。这无论对于环境保护,还是旅游开发,以及盆景产业的做大做强都是一种互惠共赢的利好态势。只有到那时苏派盆景才能迎来真正属于自己的春天。

振兴苏派盆景确实是个压在人们心头已久,既沉重又伤感的老话题了。表面看来它仅是盆景业内人士与园林主管部门的事。但盆景作为园艺的一种特殊载体,它是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创造,也是我们这座千年古城文化遗产的一部分,更是我们每一位苏州人的共同精神财富。振兴苏派盆景虽是一项涉及面广,技术性强,投入大,见效慢,难度高的综合系统工程。但就凭我们对它都有一份特别的爱,也该为它付出一点热心肠。值得庆幸的是苏州近年经济的快速发展,已为苏派盆景的再次崛起铺垫了必要的经济基础。更让人振奋的是前年我市有部分企业盆景收藏家与民间艺人共同自发向虎丘万景山庄捐赠盆景的义举,这说明振兴苏派盆景不仅产生了共鸣效应,更变为了一种具体行动。在此我们更有理由相信,今天的苏州人既能创造出一个经济奇迹,同样也能书写出苏派盆景再度辉煌的历史新华章。

 

 

文章录入:zhulin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市民信箱 | 网站地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