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公众号


首页 政策法规 新闻动态 非遗项目 传承人 场馆基地 非遗活动 研究成果 他山之石 市(县)区专栏 非遗地图 非遗馆
  苏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信息网太仓市  
非物质文化遗产核心元素的保护
作者:太仓市文化馆 何济麟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522   添加时间:2009-09-29  

 

一、太仓七夕节的保护与开发

太仓七夕节是一个有着悠久的历史、丰厚的文化涵义和深厚的群众基础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每年七月初七,有来自四邻八乡的群众赶到太仓南郊的织女庙参加七夕庙会。庙会是群众自发组织的,参加者以庙为单位组织队伍,一支队伍大约十多、二十人,少时有三十多个支队伍,多时有四十多支队伍参加,加上来观看的,参加者共有数千人。规模可观。考虑到七月初七正值炎炎夏日,织女庙前的空地面积狭小,条件简陋,就越发会感到群众这种发自内心的热情十分可贵。

群众为什么对七夕节有如此巨大的热情?首先源于个“牛郎织女降生太仓”的美丽传说。这个传说是太仓一些文化人八、九十年代作民间文艺调查时挖掘出来,并且有历史文献为证:南宋龚明之在《中吴纪闻》中有《黄姑织女》的记载:“昆山县东三十六里(黄姑村原属昆山县,南宋嘉定十年分建嘉定县,明弘治十年建太仓州,黄姑村属太仓),地名黄姑。古老相传,素有牵牛、织女星降于此地。织女以金篦划河,河水涌溢,今村西有百沸河。乡人异之,为立祠。案《荆楚岁时记》:牵牛诣之河鼓,后人讹其声为黄姑……祠中列二像。”宋范成大《吴郡志》中有同样的记载。张采《太仓州志》《寺观》记载了织女庙的变迁:“织女庙,在州南七里黄姑塘上,即牵牛、织女二星降处。宋咸淳五年,嘉定知县朱象祖修治。旧列二像,建炎兵火,士大夫多避地东冈,有游客经庙祠下,题壁云:商飚初至月埋轮,乌鹊桥边绰约身,闻道佳期唯一夕,因何朝暮对斯人?乡人遂去牵牛,独祠织女。岁七夕,醵钱为青苗会……”

织女庙几经战乱变迁,最后于一九五八年被拆毁,但是民间的热情始终不减,织女庙被拆毁后,群众数次集资重修,再拆再建,一直到政策宽松后。原来庙址前的银杏树、传说中老牛葬身的牛头泾、牛郎和老牛拉犁拉出来的黄姑塘都成了“遗址”,仿佛在印证着这在群众中口口相传的“昔日往事”,只有《中吴纪闻》中提到的“百沸河”据说已经被填没。

太仓七夕庙会过去又叫“香讯”,庙里要举行隆重祭祀仪式,由堂名鼓手班子吹打开启,然后斋筵、祭祀、念经、解粮,每三年还要开一次光。七夕节的民间风俗也十分丰富,有拜双星:七夕夜,在庭院或露台上,放供桌、点香烛,供一盆巧果和兰花豆,一盆水果(有莲蓬头,水红菱,藕等),有的还放几朵凤仙花,礼拜双星以祈求心灵手巧和求得佳偶;观星斗:初七夜,月色暗淡,星光灿烂,人们仰望满天星斗,听牛女故事,有的还屏息静气地在葡萄棚下、水井旁倾听,说是听得见牛女相会时抱头痛哭,说悄悄话;看巧云:又叫盼彩云,城乡妇女在七夕“穿针乞巧,至夜分不寐,候盼彩云。”有人说是织女在天宫织出的云锦,可以制成“无缝仙衣”,有人以看到巧云的形状占卜命运;笃(丢)巧:七日前夕,用碗(或杯)盛鸳鸯水(一半井水,一半河水),掺和后放天井里,天明日出时晒之,等水面生膜,姑娘们将绣花针浮在水面上,看水底针影以验智愚,如针倾斜下沉,就不巧;如针影象棒,要挨打;针影似宝塔,则灵巧吉祥;蛛网乞巧:取一只蜘蛛盛小盒中过夜,第二天看是否结网,结网多少等,以验智巧,网丝多而圆正者为得巧;吃巧果和兰花豆:七夕前,市镇茶食店或大饼油条铺里,用面粉或糯米粉加糖水拌和,擀成薄皮子,撒上芝麻,切成棱形如麻叶或果叶状,开一条中缝,两端尖角从缝中穿出,放入油锅里氽。香脆可口,太仓人俗名“麻叶”;兰花豆是把蚕豆浸胖晾干,头部剪一二刀,然后油氽令脆,作为应时食品供应,农村里一般都自制;染红指甲:把凤仙花的花瓣(叶子也可)捣碎后,加少许明矾,放指甲上,用扁豆叶子(宽阔、光滑细密,不易脆裂)或布条包住过夜,反复三四次,染色深红,可持久不褪色;净头槿:农村妇女都用槿树叶揉碎,用水滤清,用槿树叶汁洗的头发干净、润滑、光亮、清香,有的说还可以治头痛;还有民间文艺演出:民间文化团体配合乞巧节进行演出,评弹艺人加唱开篇《七夕》,剧团演《牛郎织女》、《鹊桥相会》、《长生殿·密誓》,宣卷艺人唱《织女篇》……现在织女庙的祭祀仪式已经大大简化,七夕民俗中也仅保留了染红指甲、吃巧果和兰花豆等内容,但民间文艺表演仍十分盛行,有舞龙狮、跳荡湖船等民间舞蹈的,有堂名演唱、有说宣卷……。

由此可见,太仓七夕节有着尊重女性、弘扬孝文化、发扬女性创造力以及热爱劳动、歌颂纯真爱情等积极的主题和重大的历史文化和民俗传承价值,是非常值得保护的。

太仓早有多位文人在人大、政协会议上发出呼吁:保护七夕文化。有的还制定了详尽的保护开发规划。可是由于涉及要巨大的投资,一直没见下文。最近却听到有关部门说,打算“异地开发”。

“异地开发”也就是说,织女庙异地重建,可能还有一些其他的设施、建筑,来吸引游客、参观者。

可是“异地开发”之后,那些传说中的“遗址”如银杏树、黄姑塘、牛头泾也能搬去吗?就算能搬去,群众还会有这样的热情吗?

这些才是构成太仓七夕节特性的文化元素。

人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载体,这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特点决定的。太仓七夕节离开了人民群众的信仰、记忆、情感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

我们可以任选一个地方修建织女庙,但那只是一个建筑而已,与文化遗产无关。

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必须走开发创新之路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必须走开发和创新之路。非物质文化遗产大体都是农耕文明的产物,在时代的发展面前,它们都已远离昔日的风光,辉煌不再。根据它们濒危程度,我们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几类:被淘汰、无法挽救类;严重落伍、亟需抢救类;落伍、勉强生存类。所谓被淘汰、无法挽救类,部分与群众生活关系密切的非遗项目当属此类。如土布纺织。太仓地处江南,是历史上主要的产棉区。道光《增修鹤市志略》卷下,《物产》和乾隆《镇洋县志》卷一《物产》记载,太仓鹤王市产的优质棉花,“比之他乡,柔韧而加白,每朵有朱砂斑一点,离市十数里既无”。太仓的纺织也十分兴盛:“比户纺织,机杼之声相闻也”(嘉庆《直隶太仓州志》卷一六《风俗》)。当时的松江布最为有名,太仓棉布也远销海内。《嘉定县志》卷八《风俗》篇记载:嘉定、太仓植棉纺织名区,号称“比户纺织,负贩遍海内。”太仓棉布中,沙溪和璜泾的布质地优良,颇有名声:“出沙头者长三长七八尺,经纬匀密;出璜泾者名狭长,尺寸稍亚。飞花布最为轻细。”(民国《太仓州志》卷三《物产》)因此深受客商青睐。但是落花流水春去也,现在的土布完全被逐出市场。在太仓,虽然许多农妇家仍保存着纺机,却只能束之高阁,作为纪念用了。这类已被时代淘汰、但又有着重大历史价值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只能动用文字、音像等手段,将它们记录下来,“请”进博物馆之类的地方。第二类,严重落伍、亟需抢救类,这主要是一些传统民间文艺类,比如昆曲、堂名、古琴、江南丝竹、滚灯等。这些优秀的传统戏曲、音乐、和舞蹈,有的高雅有的通俗,但在内容和形式上都需要作大的改进,否则就不会有观众。第三类,落伍、勉强生存类。比如,太仓肉松,虽然已从昔日物资紧缺年代的“皇帝的女儿”的宝座上跌落下来,却还有一定的市场,原来的纯手工操作也已经有了一些机械化的改进,虽然无望发展成“朝阳产业”,但也能衣食无忧,或者即使有一定的困难,但还能维持生存。

这样的划分也许不一定科学,但也大致涵盖了非物质文化遗产当下的境况。第一类已被淘汰,难以起死回生,所以讲抢救保护的,主要是第二、第三类,这两类的共同特点是落伍。例如有关媒体曾报道,国门大开之后,流行文化蜂拥而至,广播、电影、电视、网络等新媒体,伴随丰富的物质生活走进千家万户,包括昆剧在内的传统戏剧迎来了冬天。舒缓缠绵的曲调,雅致悱恻的词藻难以和朗朗上口的流行音乐抢夺观众,在“声光电”刺激的现代演出手段前,传统戏剧竟无竞争之地。被讽刺为“昆曲昆曲,困困(睡睡)吃吃”的昆剧,观众日益减少,而且年龄相对偏高。这类传统文化的保护,必须与开发创新结合起来。因为传统总是一个特定时代的反映,是在一定历史背景下形成的,必然具有局限性,而继承和发展从本质上说是一种扬弃,是一个取其精华、弃其糟粕的过程,是一个不断改造更新、赋予新的内涵和时代精神的过程。。《花木兰》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历史传说,被美国人拿去拍成动画片后,影响跨越国界,这充分显示了民间传统文化创新的魅力。因此这类“落伍”的传统文化必须更新,从社会经济发展中审视定位,从文化受众需求中探寻方向,从现实生活中吸取养分,从现代精神中激活情感,从文化碰撞中开拓新意,从科学技术手段中丰富形式,才能生生不息、绵延不绝。

三、开发创新必须建立在对非物质文化遗产核心元素的保护之上

但是,文化遗产的创新和开发必须有个前提,那就是对文化遗产核心元素的保护。什么是文化遗产的核心元素?我认为,所谓核心元素就是涉及该项遗产的特性的东西。比如滚灯是一个古老的舞蹈艺术品种,它不可能发展成街舞、迪斯科之类的东西,它必须具有东方文化的一些元素,民间文化的一些元素。古老的显示力量和技巧的滚灯可以向武术、体操的方向发展,可以发展女子滚灯,可是离开了滚灯这个道具以及舞、跳、扑、滚等动作所体现的技巧性,就不是滚灯了。不同时代的观众可能有不同的欣赏口味,我们的表演尽可能要符合观众的口味,比如增添花样、刚柔结合、使用光电声色等现代化手段等,滚灯的技巧也可以进一步发展,但是滚灯的表演性质、竞技性质是需要保留的。

开发也是一样,必须保护构成开发对象的特性的元素。特性是价值的构成元素,只有在保护文化遗产的特性的基础上,才谈得上开发和创新。

 

文章录入:zhulin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市民信箱 | 网站地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