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公众号


首页 政策法规 新闻动态 非遗项目 传承人 场馆基地 非遗活动 研究成果 他山之石 市(县)区专栏 非遗地图 非遗馆
  苏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信息网张家港市  
唱响远古的歌谣
作者:张家港市委宣传部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480   添加时间:2009-09-28  

“千条塘泾百条河,山歌不断河阳路。”河阳山歌是张家港市河阳山地区劳动民众无比精彩的文化创造。它从尘埃落定的远古时代一路走来,穿越数千年的风雨阳光,飞扬在青色村庄辽阔的岁月中。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张家港市民俗专家虞永良先生首先聆听到歌谣中不同凡响的声音。他推测,农民劳作时高唱的《斫竹歌》,“杭唷,斫竹,嗬哟嗨!杭唷,削竹,嗬哟嗨!杭唷,弹石,飞土,嗬哟嗨!杭唷,逐肉,嗬哟嗨”,就是远古时期《弹歌》的前身或传承。此后,周巍峙等专家学者多次进行考察论证,结论与之不谋而合,《斫竹歌》与《弹歌》同体同期,是中国第一首古歌的活体。

从此,由《斫竹歌》开源的河阳山歌,抖落历史的尘埃,重新焕发出动人的光彩。它纯真拙朴的歌声吸引着纷至沓来探寻的目光,而对这一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民间文化,如何客观审视其生存现状,正确考量其传承价值,并积极思索保护与发展对策,既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迫切任务,也是当下建设和谐文化的重要课题。

一、河阳山歌的生存现状

河阳山歌是古代东夷族中一支干族部落的原创山歌,最早的《斫竹歌》定格于春秋以前的远古时代,歌声飞越数千年的沧海桑田,现在主要流传于张家港河阳山地区,其传播中心是张家港市凤凰山镇,同时波及港口、恬庄、西张及其周边地区。

1.河阳山歌是农耕文明的历史产物。

河阳山歌是劳动人民抒发内心情感的自由吟唱。《斫竹歌》即与劳动号子相伴而生,它是先民们原始狩猎及群体劳作时的歌唱,歌词既具有劳动号子铿锵有力的衬词,又演绎出质朴热烈的劳动场景。从新石器时代开始,河阳地区周围有崧泽文化、马家浜文化、良渚文化等大文化,又有东山村文化、徐家湾文化等小文化,这片丰饶的土地生生不息,人类在长期的生产劳作中守望美丽的家园,也创造灿烂的文明,唱响了跨越五千余年文明社会的河阳山歌。

河阳山歌按歌词的行数分为四句头山歌、短山歌、大山歌和长山歌,内容几乎触及了农村生活的各个层面,包括劳动歌、仪式歌、风物歌、情歌、儿歌、日常生活歌、历史传说歌等。它们洋溢着清新的生活气息,浸润着浓郁的江南风情,表达着人们朴素的情感和美好的向往。正如中国民俗学会副理事陈勤建教授所说,“河阳山歌正是千万年来,生于斯、长于斯的劳动人民心声的呼唤”。

2.河阳山歌受到城市化发展生态的冲击。

作为农耕文明的产物,河阳山歌的传承与传播与其土生土长的自然环境息息相关。但随着城市化进程的飞速发展,现代化的城镇逐步取代了昔日山明水秀的村野,在现代化建设的过程中,原来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正在迅速的改变,织布、绣花、车水、行舟等传统的劳动场景也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张家港地处长江三角洲经济发达地区,地方经济发展正进入工业化中后期阶段,河阳山歌流传的凤凰山地区周围如今更是高楼林立,厂房成片。和众多非物质文化遗产面临的现状一样,河阳山歌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日渐消失在工业化的漫天烟尘里,河阳山歌正逐渐远离最适宜放歌的农耕社会。

3.河阳山歌的传承载体和传承人日益稀缺。

河阳山歌是一种以原生性为主、衍生性为辅的艺术形式,它与古朴缓慢的生活方式如影随形。其传承方式是“口传”和“本传”,口传即长辈给子女唱童谣,或者教唱关于种田、礼仪、道德等内容的山歌,本传即抄写歌本,便于劳动休息、走亲戚、对山歌时的歌唱。其传播方式是“对歌”,每逢春秋二季,男女老少倾村而出,隔河对歌。这既是一种面对面的社交方式,也是一项群众性的娱乐活动。而流行文化的过多介入,很容易导致本土文化原真性、独特性的丧失。在资讯丰富、沟通迅捷的时代,电视、电话、网络日益普及,人们有了更开阔的选择空间和更明快的生活节奏,节奏缓慢、曲调悠长的河阳山歌陷入分外尴尬的境地,其传承和传播的体系受到了现代文明的冲击,缺乏了作为传承主体人民大众自觉、广泛的参与,两岸的歌声飘散在时尚的风中,渐行渐远。

人民大众是文化遗产的创造者、传承者,是文化遗产的真正主人,尽管有一群执著的老山歌手,在沧桑岁月的背后,从容地歌唱着“十里亭”、“小红郎”、“栀子花开心里香”那些自小熟悉的歌谣,尽管有热爱民间文化的研究工作者们为拯救河阳山歌而奔忙,但河阳山歌目前的状况尚不容乐观。目前仅有的百名老山歌手们年事渐高,随着这些老年同志的谢世,不少曲调将会逐渐失传,从远古而来的歌声将慢慢走向沉寂的光阴。此刻,它们正期待着被重新唱响,期待那明媚的还乡之旅。对河阳山歌加以挖掘、整理、保护和传承,显得十分必要和迫切。

二、河阳山歌的传承价值

穿越数千年时光的河阳山歌,不仅是张家港河阳地区瑰丽的文化风景,也是中国乃至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中不可替代的文化资源。作为源远流长的古吴山歌,河阳山歌一枝独秀,称奇江南,在美学、史学、民俗学等各个层面,乃至对构建当代和谐文化,都具有极为丰富的传承价值。

1.河阳山歌呈现出了气韵生动的艺术价值。

“谣谚皆天籁自鸣,直抒己志,如风行水上,自然成文,言有尽而意无穷。”河阳山歌历经栉风沐雨的命运,却一如它在远古初生的时刻,始终呈现自然的清响,生命的韵律。和所有的原生态民歌一样,河阳山歌具有气韵生动的艺术表现力。歌声或高亢飘逸,或深沉沧桑,或婉转绵长,都充满了原生态的乡野气息和音乐魅力。加之河阳山歌使用古老吴方言传唱,灌注了吴侬软语醇香的风韵和灵秀的趣致。许多河阳山歌和劳作相映衬,载歌载舞,又给人以酣畅淋漓的视听享受。同时,山歌手歌唱的腔调因人而异,他们从山歌的一种基调中演绎出自己多姿多彩的个性风格,而时令、农作、心情的变化,又赋予了河阳山歌变幻莫测的丰富表情。

当我们从民间文学的角度审视河阳山歌,它们同样折射出光彩照人的艺术品质。河阳山歌,尤其是其中的四句头山歌和短山歌,历经数千年的锤炼修饰,形成了结构精练、表意准确、朗朗上口的文字形态。而历代文人的民间采风又使河阳山歌平添斐然文采。河阳山地区的唐代状元陆器、清代状元孙承恩及许多进士、名人都有听山歌的爱好,他们在树荫下一桌、一椅、一壶、一纸、一笔,时而纪录,时而品评,其乐融融。一些文人不仅作诗描绘对山歌的盛况,还帮助农夫抄写山歌,指导歌手创作时调新曲,其影响十分深远。四句头山歌,如“河阳桥头三月三,豆蔻儿女送草兰。隔河摆起对歌场,桃红柳绿笑颜开”,文字清新如杨柳风,寥寥数语中,绽放自由欢畅的江南水乡风情。而《十里亭》、《老姐嫁人》、《赵圣关还魂》等长山歌,故事情节曲折,人物个性鲜明,情感真挚自然,其娴熟的叙事技巧和生动的修辞手法都让人叹为观止。这使河阳山歌当之无愧地成为中国民间文学中的璀璨明珠。

2.河阳山歌是研究古代农耕社会的珍贵史料。

河阳山歌,经由河阳地区历代劳动人民的共同创造和完善,见证和纪录着这一区域独特的生活传统和风俗习惯,积累和沉淀着我们祖先深刻的历史记忆和情感体验,它代表着一方水土最完美的表情方式。面对当代人探寻的目光,河阳山歌就是一部博大精深的百科全书,它丰富的内涵涉及了文化、历史、社会、哲学等诸多领域,是研究农耕社会历史风貌的珍贵史料。

河阳山歌中的历史传说歌,表达了农民对时代和制度或赞美或讽刺的态度;生活歌则延伸到吃饭、绣花、织布、洗衣等生活的每个细枝末节;风物歌囊括了对自然天象、游艺杂耍、饮食名品、民间俗节无拘束的歌唱;情歌则呈现了古代农民的爱情生活。大山歌和长山歌中的叙事山歌,如《田家乐》、《东南风起打斜来》等,精彩描绘了古代社会的生活图景,生动演绎了古代农民的情感世界。吴歌中鲜见的纪实性山歌《荒年山歌》,是咸丰六年农民抗旱抗蝗灾的真实写照,更是照亮农耕社会经济生产的一面镜子。

此外,河阳山歌和古代佛教、道教的传播有着深厚的渊源,不少山歌收入了佛教、道教的经本,通过这一通俗易懂的方式向大众宣扬其伦理境界。

3.河阳山歌是培育和谐文化的重要力量源泉。

高尔基说:“过去所创造的东西,对社会可珍贵的东西,都和今天保持着有机的联系。”色彩斑斓的民间文化正是当今“可珍贵的东西”,它们源远流长的发展脉络,承载着过去灿烂的文明,也链接着未来辉煌的走向。在发展先进文化、构建和谐社会的今天,民间文化极富生命与潜力,其传承意义无比深远。而张家港的河阳山歌同样具有这一特质。

传承民间文化能促进一个国家、民族、区域的群体形成凝聚力和向心力。独特的文化是个体或群体自我认同的符号,也是被他人辨别的标识。实践证明,当一个群体自觉认同和保护那些标志着自己文化身份的文化遗产,他们的内部就会形成和谐、密切的关系。河阳地区的山歌手和研究者努力保护、传承河阳山歌,不仅是因为歌声本身的魅力,更多的是对家乡的深厚情感,对共同文化身份的执著守护。这种凝聚力和向心力在构建和谐社会过程中无疑是弥足珍贵的。

优秀的民间文化是培育当代先进文化的不竭源泉。先进文化是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文化,而民间文化既是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大众文化的主要表现形式。河阳山歌等民间文化真实反映了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实践,是大众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朴素艺术表现形态,其间蕴含着丰富的生活素材、文化信息和艺术养分,是建设先进文化的现实基础和力量源泉。

民间文化是新形势下深化群众思想政治工作的有效载体。河阳山歌等民间文化根植于独具个性的一方水土,来源于人民群众的集体智慧,其内容通俗易懂,形式生动活泼,被大众高度认同和接受。若将党的方针政策和公民道德规范等内容与之相融和,开展群众喜闻乐见的文化活动,必将在丰富群众文化生活的同时,有效传播文明新风,提升人文素质升级。

三、河阳山歌的发展对策

在“符号经济”、“知识经济”、“非物质经济”成为趋势的21世纪,把优秀的传统文化转变成一种文化资本,进而形成良性循环的文化生态,是政府、学术界、社会共同致力的方向。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河阳山歌,张家港正通过挖掘、保护、整理、利用等一系列卓有成效的工作,唱响远古的歌谣,使之在充满生命力的传承与发展中,自然融入和谐社会的恢弘图景。

1.重视山歌史料的收集和整理。

民间文化负载着一个民族的历史情感和文化记忆。无论是作为文化遗产,还是现代文化的组成部分,都具有非同凡响的意义。同时,民间文化的传承传播形式极不稳定,尤其是类似河阳山歌的口头文化,随时面临着消亡的危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当务之急不是创新,而是传承保留。面对河阳山歌渐行渐远的背影,张家港市清醒地认识到,收集完备的资料,建立翔实的档案,是一项至关重要的基础工作。张家港市民俗专家虞永良坚持40年如一日,风雨无阻深入河阳周围的100多个自然村落,寻找河阳山歌手并纪录了1000多首口传山歌,搜集了2620世纪40年代的传抄本。在这一基础上,编辑人员认真查找历史典籍与地方文献,通过分类、注疏、版本比较、择优编录、撰写按语、曲谱校订等工作,对河阳山歌作了细致翔实的注释与编排,共收录1019首,总计35000余行,呈现个性鲜明的原创性、历时久远的传承性和晶莹剔透的原生性。200610月,104万字的《中国·河阳山歌集》正式出版发行,200710月,200多万字的《中国·河阳宝卷集》正式出版发行。《中国·河阳山歌集》和《中国·河阳宝卷集》这对“姊妹篇”的出版发行,在进一步丰富和完善吴歌系列的同时,为张家港亮出了崭新的文化名片。

2.积极创造展示载体和平台。

历经数千年漫长的跋涉,河阳山歌欣逢春暖花开,也遭遇雨雪风霜,在凌厉的时光中逐渐成为散落在民间的珍奇。曲谱、传抄本、小巾箱……这些与河阳山歌有关的物件急需一个集中保存与充分展示的平台。20056月,位于凤凰镇的河阳山歌馆正式落成,时任中国文联主席周巍峙亲自题写馆名。馆内收藏了十八本近千首山歌手抄孤本,展示了河阳山地区从石器时代到明清时代人类不间断的文化遗存,科学、历史地呈现了河阳山歌跨越六千年的传承与传播脉络。河阳山歌馆的成立,给保护和推介河阳山歌提供了稳固的空间,为促进国内外文化交流搭建了坚实的平台。部分小学的音乐课程里安排了河阳山歌的教学,张家港港口中学、港口小学还成立了山歌演唱队。美丽河阳山畔的新河阳山歌馆,投资3500万,即将完工。

节庆日、演唱会等形式是推介与展示河阳山歌的另一种渠道。20057月,中国民族民间文化艺术展示周系列活动之一的中国原生态民歌演唱会《天籁之音》在苏州举行,河阳山歌演出队与全国各民族歌手同台演出。河阳山歌唱响盛夏,传达了清丽吴歌独特的声音。2006113,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与张家港市人民政府联合举办了河阳山歌推介会,把河阳山歌正式推向全国。20082月,张家港市与中央电视台CCTV-7《乡约》栏目共同举办首届中国·张家港河阳山歌节,录制了河阳山歌专题节目《乡约--远山歌谣》,河阳山歌再次唱响桃花盛开的时节。集中的推介与频繁的展示,使河阳山歌走出了少人问津的窘境,使传承身边的荣光成为民众的共识。

3.引导公众广泛参与传承保护。

广大民众是丰富多彩的民间文化的创造主体和传承主体,是文化庞大的生命根系。因此,增强公众的参与意识,形成全社会主动参与保护的文化自觉,是实现保护、传承、发展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根本。正如刘士林教授在《江南文化的诗性阐释》中所说,“如何才能重新懂得古典江南的意义,除了各种保护江南文化的硬件之外,更重要的当然是要有一颗能够懂得江南的心。”亦即人是非物质文化传承与发展的核心。张家港市积极引导公众参与河阳山歌的传承与发展,正是体现了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以人为本”特质的充分尊重。

河阳山歌是来自民间的创造,也在民间延续,民间是它生存的土壤,所以要在活态中对河阳山歌加以保护,要让山歌艺术在现实生活中生动地展现。张家港市凤凰镇组织了河阳山歌演唱队、举办有河阳山歌传唱学习班。歌手们活跃在乡村文艺的舞台上,歌声嘹亮,笑容欢畅。河阳山歌以一样的淳朴表情、不一样的时代风采,飞扬在新农村辽阔的天地间。凤凰中学等学校取材于丰富的民族民间文化,编写了校本部乡土文化教材读本,让河阳山歌等民间文化驻足在朗朗书声里,重新成长为一颗葳蕤的大树。幼儿园的小朋友们也在老师的悉心引领下学唱简单的河阳山歌,那些稚嫩的声音充盈着新生的力量,远古的回响又闪耀着希望的光华。社会各界的广泛参与,使河阳山歌源于民间,又回归民间,在民间保持旺盛的生命状态,到达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至高境界。

4.努力拓展山歌传播推介途径。

拓展传播途径,加大宣传力度,是张家港市传承和发展河阳山歌的重要举措之一。目前,河阳山歌已经通过多种媒体广泛传播,《人民日报海外版》、香港《明报》、美国西雅图《世界日报》、美国纽约中文电视台、新加坡电视广播网等进行了多次采访报道。纪录片《河阳山歌--斫竹歌》还获得了首届中国纪录片奖。中国文联、中国文化部、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复旦大学、华东师范大学、东南大学、天津音乐学院以及东南亚地区的许多专家学者在多番细致的考察与深度的研究之后,都给予了河阳山歌极高的评价,中国文联主席周巍峙盛赞河阳山歌是“人民的心声、民族的情结、国家的瑰宝、世界的奇葩”。浙江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陈德来认为,“张家港市正在与国际接轨,其最佳契合点,就是充分利用河阳山歌这块民族民间文化瑰宝”。媒体、专家、学者们的热情关注、积极呼吁和广泛推介,使河阳山歌突破了时间与地域的限制,在海内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开创了跨国界、跨语言与世界各种文化交流发展的新局面。20083月三江学院张家港河阳文化研究所正式成立。

“一个民族的发展基因是不能丢掉的。我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往哪里去……只有守住自己的根,才能向上发展”,张家港市对河阳山歌的保护与传承,正是对这一朴素真理的深刻领悟和生动实践。正如陈勤建教授所言,“张家港人现代化建设中迸发出的巨大才智和创造精神,其中就蕴藏着积淀于人们心底深处,并世代相传的区域性民族的精神财富。”追求卓越的张家港人,在即将迎来河阳山歌明媚春天的同时,也正唱响着城市发展的壮美新声。

 

(执笔:孙丽萍)

文章录入:zhulin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市民信箱 | 网站地图 |